說到嵐山嵯峨野就又是一整個心痛,
因為從這裡開始的後面兩天,
天候陰晴不定不時飄雨,
小相機和DV,那個懶胖胖很少拿出來使用,
所以當時存活下來的照片更是所剩無幾,
一直以圖像留取回憶的phyphy,
只好央求好姊妹Niki提供照片協助喚起那時的記憶,
還好小氣旅行團會合後隔天又從高雄前往嵐山,

在嵐山個別活動時,Niki、Eric夫妻也經過了菲胖二人組這天的路徑,
拍照的日子可能差距了兩天,但楓紅的狀況並無多大差別,
有差別的是他們的天氣較好沒有落雨,
不過也少了記憶裡二人組撐著一把小傘,
在那雨中賞楓拍照的瘋狂和不同於沒下雨的日子所擁有的氛圍。
從天龍寺離開後,沒有進入因為陰天而顯詭異的竹林步道,
到了野宮神社給黑色鳥居拍了幾張寫真集並往街頭走去,

天意作祟,在嵐山街上尋覓了半天,
還沒來得及找到腳踏車租車處,細雨便悄悄落下,
雨不大,但不想再浪費時間尋覓的二人組避過大排長龍的餐廳,
在嵐山大街準備進入前往竹林步道的路口小吃店,
點了兩碗熱騰騰的烏龍麵,
擠坐在利用點餐台前緣延伸出來的小座位就吃了起來,
呵呵!頗有古味!
吃飽了,phyphy手腳不再冰冷,
依循沿路的導覽標示帶著阿胖繼續前進,
終於進入了嵯峨野最精華的老街,

或許因為下雨,沿路的人群三三兩兩,
雖然絡繹不絕但已不像上午那般擁擠的嚇人,
反而坐著私家轎車上山的人增加了,常常要躲到路邊閃車!
信步而走一路都是藝品



和茶屋,



區間巷道內多是驚喜,



石砌亭林楓紅處處,比一路而來見到的紅葉凋零還要賞心悅目,

若不是雨勢越來越大,這一切定是非常舒服快意,
突然二人組停留在一處上坡處底駐足,
坡頂雖不知是什麼,但那坂道上櫻紅、未紅,紅橙黃綠交雜的楓葉,

卻是到達京都這些日子見過最美的群落,
在這裡我們不顧滴答落下的雨水,也不管地面的濕寒,
就這樣用小雨傘互相掩護或跪或趴想替這美好留下見證,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慢慢步行到坡頂,

天雨洗禮過的紅葉果然給人另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當時只想,這一身的泥濘也就值得!
上到坡頂才知這裡是太子墓,本來有拍下墓碑作為註記,
不過客官呀!您也知!現在是誰的墓就不可考了!

(經反覆思索,應該和Niki他們看到的是不同太子的墓!)
(嗚嗚~到底是誰呀?謎~)
下了坂道繼續往嵯峨野尾端前進,
在一處比較現代化的咖啡茶店停車場中,
發現了整顆楓紅保存良好的大樹,
本來是為了拍攝這棵大樹而闖入這個私人停車場,
但後來在京都屋舍角落都有的排水滴漏卻更吸引了菲胖的目光,
這種滴漏是京都屋舍的特徵,一串串如同風鈴一樣,
由屋簷角頂一直垂放到屋腳處,每一家的造型各異,
平常是個裝飾,下雨時便可排放屋頂的雨水,
看著水花嘩啦嘩啦一個風鈴一個風鈴的墜下,
好像瀑布一般卻又彷彿帶著小小的吟鈴聲,
在這裡菲胖二人組又不顧形象地繼續謀殺著相機的記憶卡,
這時雨稍歇,該是繼續往嵯峨野最尾端的鳥居前進,
造訪本日的最後景點了。
雨就是這樣很令人討厭卻也這麼令人難忘,

那一天的嵐山又濕又冷,我們永遠記得,
好像狗仔隊的菲胖互相依偎掩護拍攝紅葉大姊的故事,
這就是屬於二人組在嵐山嵯峨野的記憶!

延伸閱讀:2008京都紅葉狩《行程總覽》

全站熱搜

phyp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