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胖胖:
上個禮拜三是你的告別式,你生命中重要的朋友們都來送一程,
那天我真得不想哭,但是我沒辦法控制,
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們會這麼分開,
說真得一直到現在,我都還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
只是這個夢好沉重,
一想到告別式上見你的最後一眼、一想到你被推入火化爐的那一瞬間,
心總是揪痛著,
我的你、瀟灑愛笑的你就這樣化為兩盤粉碎的白骨,住進了所謂的新家,
眼淚怎麼能忍住不落,
雖然我不斷告訴自己:人間和天堂只是分屬不同時空,我們同步的生活著,
我期許自己打起精神,想像你在天堂忙碌就像當年你到新加坡工作一樣,
但是〜少了你的音訊,我真得很難說服自己,
我好想知道你的新生活好嗎?

送你回高雄後,我們的好宅不再燈火通明了,
上週五晚上我終於好好地睡上一覺,
醒來時,總覺得會看到你在客廳看著大聯盟及NBA賽事的身影,
中午時間還能聽到你吵著問:今天吃什麼的聲音,
但我失望了,電視螢幕一片漆黑,
沒有大聯盟、也沒有NBA,更沒有笑得開懷的你,
一向自傲自己是睡神的我,也開始和失眠做朋友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幾個很累的夜晚,輾轉難眠,
感受到的是你在加護病房裡冰涼的體溫,
一直是熱呼呼的你,在那冷冷的手和冷冷的腳,怎麼握也暖和不起來,
還有18日凌晨的畫面,也一直在我眼前重播,
你大聲喘氣、你沒了動靜,
不斷重演的情節,讓我也快要不能呼吸,
你老是說我睡覺的習慣不好,常常偷打你,
現在你也自己睡了,下次見面時記得告訴我,
少了我的欺壓,睡眠品質是不是好多了?

忙完了你的告別式及入塔儀式,這個禮拜我開始上班,
上班的生活作息和你在的時候沒什麼不同,
只是我開始學著不再賴床了,我努力用兩個鬧鐘叫醒自己,
為了不讓心空得那麼難受,我到承天禪寺幫你登記做七,
並認真念佛把功得回向給你,讓你可以求生西方,
這才發現這些心意這不僅是為你,更為我自己,
沒有你的生活,多了淚水,少了盼望,
下班回家真得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
你在的時候,對於下班後的時間總有滿滿的期盼,
期盼你下班、期盼一起吃飯、期盼與你分享生活點滴、期盼和你一起散步...
而現在,等不到你的開門聲、看不到你的笑臉、更聽不見你說:「小乖我回來了!」
生活的動力似乎隨著你的遠行而消失不見,
我得找些事來做,我得找到新的盼望,
所以你就陪著我一起誦經念佛吧!不然日後我們怎麼在天堂相聚呢?
phyphy于99.06.11凌晨


信才剛寫完,就接到台北姊姊的電話,
高雄的婆婆即將出發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凌晨時分,我趕搭計程車和台北姊姊會合後一起驅車南下,
雖然還是沒能見到她最後一面,
但知道她是平靜、安詳的離開也就夠了,
我的婆婆是個可愛、善良的好人,
她勇敢、努力地對抗癌症病魔近一年的時間,
現在她放下了一切苦痛,
願菩薩接引她和胖胖,一起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不再受輪迴之苦。

phyp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