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9 Thu 2010 00:30
  • 真的

親愛的胖胖:
其實每天都想寫信給你,卻遲遲沒辦法動筆,
是因為這傷口太深,心還太痛,
我還寫不出天上的你期待收到的音訊,
老實說,為了不讓眼淚一發不可收拾,
連你的照片我都不敢天天看,
我不要你擔心,很想很想和你分享我正向、樂觀的生活著,
只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辦法做到,
因為光是每天的上班、下班、吃飯、睡覺都得用盡全身的力氣,
更別說還得應付天真的你難以想像的攻擊,
人,對於落井下石這件事總有著莫名的偏好,這就是現實的人生。
我常常在想,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就像你,來到這世界只短短不到40年,那又為什麼要來?
就像我,現在看似正常的生活著,那又如何?
即使再用力地呼吸、再努力地工作,最後還不是塵歸塵、土歸土,
生命的意義到底在那裡?
我找不到答案,或者說你遠行後我就沒了答案,
雖然總是強迫自己想像你在另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裡生活,
但我知道內心裡並沒有被這個想法說服,
少了摯愛與親友的世界,怎麼會美好?
你的離開讓我對於神祇充滿了懷疑,
無論是那個宗教的神明,如果存在,
你就該還活生生地在這裡,陪著我,不是嗎?!

只是,現實世界裡你已經不在,
所以我只能用盡各種方法,給自己勇氣,想像你依然在身邊,
就像是我手指上的兩枚戒指,就是出現在你離開以後,
那是我們的婚戒,我們倆一起選了好久好久,
從結婚後你和我就一直戴著,除了出國旅行外,很少拿下來過,
那鑲著小小藍色寶石的白金戒指,原本是你的,現在圈住我的中指,
而有著粉紅色小小寶石的,
從婚禮那天,你幫我戴在無名指上後就一直住在那;
你慣用的眼鏡,小黑寶幫我換上了平光的鏡片,
想要力量的時候,我就把它架在自己的鼻樑上;
還有你的冬衣與夏衣,雖然告別式前我燒掉了不少,
但是一打開我們的衣櫃,
你的襯衫、T恤、還是長短褲都還是整整齊齊的在那裡,
不管是那一件都有著我難以言喻的回憶,
只要看著它們,彷彿就能看到你;
衣帽架上的灰色連帽運動外套,是你經常穿的,
就連你住院前的那個晚上,都穿著它騎著機車載著我趴趴走,
那原本還殘留著你的味道,我怎麼也捨不得洗,
我穿著它、抱著它,小心翼翼的守護它,
那屬於你的氣味還是慢慢地越來越淡,
想像僅僅是想像而已嗎?你是真的已經離開我了嗎?!

上個禮拜,我停掉了你的手機門號,
你知道的,除了你剛離開的那半個月,我曾用過這個電話聯繫你的好友外,
就再也沒有使用過這個號碼,
雖然我已經過了相信午夜12點,撥打亡者的電話就有可能會接通的年齡,
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在孤單難過的時候,
總還是會忍不住會用自己的行動電話撥打你的號碼,
然後聽著專屬於我的鈴聲響起,
那是楊培安天天都想你的歌聲,
你只要聽到楊培安唱著:
天天都想著妳 天天抱著妳 只想要天天賴在家裡不出去
天天都想著妳 天天黏著妳 這有妳的世界就算是夢也甜蜜
就知道是我找你,
你的手機螢幕還會顯示出親親小寶貝的暱稱和你幫我拍的大頭照片,
這三個多月,我總是一次又一次撥打這熟悉的電話號碼,
再一遍又一遍地聽著楊培安的唱歌,
只是不管我再怎麼努力撥打,電話那一頭都不會出現你的聲音,
漸漸地楊培安說天天都想著你,再也不能讓我感到安慰,
我終於放棄了,
接下來我是不是得開始告訴自己,我們真的越離越遠了﹍
phyphy



phyp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旅人
  • 親愛的phyphy:
    這次來你的部落格是為了告訴妳,我剛剛完成了一趟精彩的北海道自助之旅.
    感謝妳用精采的文筆和詳實的記錄陪伴我完成了這趟旅程.
    雖然留言被刪除了,但我想他們都發揮了留言的人希望發揮的功能,在妳看到留言的那刻都曾溫暖妳的心,
    我想那是最重要的.
    再來一趟旅程吧!有時老天爺要給我們的答案,妳得費力去尋找才有,或許再下次的旅途當中,妳就能得到.
    p.s胖胖這張照片真是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