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070
小火車停在Bronte,天氣依舊沒有起色,
先行一步的遊覽巴士已經在站前等候,
穿街出鎮開始了一段距離不小的山路顛頗,
九拐十八彎,右邊是節節起伏的丘陵峭壁,
左邊斷崕深壑展延而去卻是一望無際的平原,
位在海拔948公尺的恩那,
是全西西里標高最高的山城,
拋開現在與鄰城卡爾塔尼賽塔對西西里幾何中心的紛爭不論,
過去一直被視為西西里肚臍的城鎮,
也是古希臘神話中豐饒女神迪米特的家園,
易守難攻又居高正中的戰略地位,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
西西里遠古的歷史血痕裡,從來沒有缺過席,
x0071
也因此造就了古老山城上宏偉的倫巴底城堡,
這建於十三世紀斐特列二世的城堡,
原本是由二十座塔樓構築而成,
x0072
如今只剩下保存完整雉堞塔頂的皮薩塔在內的六座塔樓在山頂千年駐守,
抵達的當天,似乎小鎮要在此處舉辦大型戶外演唱會,
古城堡內的廣場上一大半都被舞台鋼架和音響設備佔據,
除此之外便只剩樹影黃沙和頹圮城石,再無他物,
爬上城樓在城垛間遠眺,看到不遠處比鄰山丘上,
x0073
有個已經風化稱為「切雷雷巨岩」平台的碉堡,
沿著倫巴底城堡下的小路便可行步而去,
x0074
途經一個身繫斷鍊仰天吶喊的青銅雕像,
細問方知這裡居然竟是古羅馬統治時期,
奴隸群起抗暴的發源地,
而這雕像便是紀念當時在西西里發起的兩段抗暴血淚史,
和城堡內即將的歌舞升平,今昔相比令人不勝欷噓!
走過丘陵小路來到巨岩平台,攀爬而上,
視野更為寬廣,舉目而望,
x0075
這邊不知多遠處老舊山城背後原該是以愛特納火山為背景的風華,
x0076
另一方無法確定的來時路底卻是現代化建築林立的山頭,
新舊參雜卻又壁壘分明,是新時物依依不捨的緬懷,
還是舊時物冷眼旁觀總有一天如我的等待,
這就是西西里,擁有古老邦城遺風的地中海島嶼,
雖然細雨已停歇天猶陰霾,
但有股登高必自遠的無盡讚嘆湧上咽喉,不吐不快!
x0077
回首,倫巴底城堡居然可盡入眼瞼,
可惜當時初入攝影殿堂的我們無法記錄下那壯闊的萬分之一,
該是日落黃昏集合離去的時候,
x0078
經過皮薩塔底往上凝視,這個太陽老人較晚熄燈偃息的時節,
藍天終於還是等到可以露臉的時候,
趕緊留下這為時不晚的見證,
為恩那,這個奴隸抗暴的古戰場,
記下並非只有幽幽斑駁血跡而陰沈的另一面!

phyp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